原创《大清公主》:第一章 紫禁城

原标题:《大清公主》:第一章 紫禁城

历史小说连载

作者 西岭雪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三月十八日夜,紫禁城里宫灯惨淡,幕帷飘摇,象征着阳世至高权力的皇廷内苑一片凄惶景象。

已经制服了李自成的监军太监杜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脂粉残『乱』的脸上泪水纵横,哭着向崇祯皇帝朱由检叩头悲告:"仆从监军抵敌,战至一兵一卒俱殁,不得已降了李闯,原该自杀以谢皇上。奈何老奴心念皇上安危,身在曹营心在汉,无日无时不为皇上谋划忧郁闷。那李闯兵强马壮,一气呵成,两月之间自西安进军京城,一块儿战无不胜,当前兵临城下,是老奴苦乞求情,他方许老奴缒城入见,面禀皇上,议割西北一带分国而王,犒军银百万两,大顺军便不再犯京城,自愿防御河南。李闯且应承,皇上若肯批准割地犒银,他自愿为朝廷内遏群寇,助制辽藩。依老奴鄙意,皇上不如暂时允他所求,躲过此劫,徐图后计。若果如此,皇上便将老奴千刀万剐,只要能保得皇上万全,老奴也便物化而无仇了。"

防御河南,助制辽藩,实在很令人心动;然而割地为王,犒银百万,又让大明朝廷的脸面去哪儿搁呢?

明帝朱由检负动手在廊下走来走去,徘徊未定,反一再复想到的,不是目下的军机危险,却是很多年前流传在宫中的一句密语:长虹贯日,大头朝下。

那照样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在御花园游玩,自一株李树下挖出一块铜牌,上面便镌着这么八个字。他不明所指,到处拿给人看,被皇上晓畅后,死路羞成怒,将他叫来申斥一通,命他不许再将这件事向人拿首,又把追随他以及晓畅这件事的人都重重刑罚,并且下令砍了宫里所有的李树。后来这件事没人再敢拿首,久而久之他也就忘了。再后来他的哥哥朱由校登基为帝,魏忠贤专权,搅得朝廷内外一塌糊涂,国力大亏,朱由校也不久驾崩,由他继位,年号崇祯,更将这些闲事琐忆抛至脑后。

然现在年正月初一,京城骤然刮首一股怪风,同日凤阳地震,灾患主要,而凤阳正是明朝廷的发祥地及祖陵所在,于是人们都传说这是国破家亡的不祥之兆。果然没过几日,便有奏章上报,说正是正月初一那日,李自成在西安自主为王,国号大顺,建元永昌,以宋献策为军师,牛金星为丞相,并且仿照朝廷六部的格式,也设了六『当局』,各『当局』还设尚书一人,侍郎二人,甚至开科取士,颁走诏书,造甲申历,铸永昌钱,定军制,平物价,俨然是又一个朝廷,要与大明中分天下来了。

打开全文

于是,"长虹贯日,大头朝下"八个字被再度拿首,渐及宫外,便有些妖僧凶道谰言『惑』多,说是朱由检的"由"字大头朝下,不就是"甲"字么?而"日"字上穿过一竖,"长虹贯日",岂非"申"字?这两个字相符首来,就是"甲申",现在年,正是甲申年,这八个字的意思是说,大明要在今年改朝换代,而崇祯将在今年人头落地。

这个说法通走民间,暂时人心惶惶,连很多王公大臣也都半信半疑,认为大明将亡实为天数使然,招架无好。当朝廷按籍征饷之时,那些最为崇祯自夸的外戚宦官们竟然拒绝助军,甚至为了避饷有意在门上贴出"此房急卖"的字样来装穷。正月初八,李自成率领大顺军自西安向北京进发,二月初二入山西,当日攻克汾州,初三陷怀庆,初八占太原,随后连下忻州、代州,三月初一攻破宁武关,初七日占有大同,大明监军太监杜勋、总兵王承胤制服,十五日入居庸关,十六日占昌平,十七日直抵北京城下,最先攻城。

告急文件一日三次地送去朝堂,群臣不知所措,惟知自保。守城军不敷六万之数,嬴弱疲劳,饥寒不堪,军饷停发已久,守陴不敷,以内监数千充补;甲杖不敷,以木棍代替。城破国亡,已在朝夕之间。

崇祯到了这时,也不得不信了"长虹贯日,大头朝下"的传言,然而真叫他批准与李自成议和,分廷抗礼,割地称王,却又不论如何下不了信念。他犹徘徊豫地问杜勋:"如果吾去见李贼,他会不会趁机作『乱』?"

杜勋不敷回答,襄城伯李国桢竟然打马直驰进宫,不息到大殿前才滚鞍下马,匆匆跑进大殿禀报:"闯贼军兵衣黄甲,以大炮攻打彰义、平则各门,四面如黄云蔽野。而吾守城武士心涣散,不听号令,即操纵军法惩治鞭打,打首一人,另一人立即又卧倒下来,毫无战斗力。现已有贼兵爬城进入,外城即将陷落,半日之内,贼兵必至。"

"什么?他们不是说要议和吗?"崇祯到这时候才晓畅,本身已经错过了议和的最好时机,现在前,就是他肯割地赔饷,李自成也不会善罢甘息了。他茫茫然地问,"从那里能够突围呢?"

李国桢默然不答,内官张殷却上前禀告:"听说齐北门、稳定门都在告急,平则门、德胜门已被攻破,齐化、崇文、正阳诸门俱被贼兵层层围困,水泄不通。不过,皇上不消忧郁闷,就算真的兵败,仆从也有策在此。"

"有策?"崇祯大喜,忙问,"你有什么妙计?"

张殷进前一步道:"如果李贼果然入城,皇上也不消怕,直接制服就是了。只要皇上自愿降他,必不至物化。"

"什么?"崇祯大惊,既而大怒,手握在剑柄上,衣袖颤颤,暂时竟说不出话来。

张殷只听皇上问他"什么",还以为要他详细解说,竟然滚滚未定地炫耀首学问来:"自古至今,制服的皇上多着呢。昔越王勾践降于吴王夫差,自愿为奴,卧薪尝胆,甚嫡亲为夫差试粪,忍辱负重,终于复国,传为后世佳话;战国七雄并立,若非秦王子楚入赵国为人质,搪塞偷生,何来蠃政的大灭六国,一统江山;三国鼎立,汉帝刘禅降于魏,乐不思蜀;五代十国,太祖灭南唐,那后主李煜连妃子都献给了赵匡胤;南汉主被俘降宋,封恩赦侯,后封卫国公;后蜀主孟昶亦降,封秦国公,后追封楚王;赵匡胤得天下,何其威勇,而子孙赵构竟不及继,金人来犯,岳飞主战不主降,赵构赐物化岳飞,遣使降金,誓书世世子孙,谨守臣节;那古去今来的大铁汉大英雄,都是能屈能伸的大外子,后人非但不会乐他们,还会阿谀一句识时务者……"

他一走说,崇祯一走发抖,后来竟听他比出宋太祖灭南唐而亡于金的故事来,顿觉刺心,手握剑柄,猛地用力抽出,大喝一声:"狗仆从!"一剑刺下,正中张殷心脏。那张殷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暂时思想与身体脱离,犹自艰难地吐出一句"为英雄哪",方阖现在物化了。

多文武大臣与太监仆婢看见这惨烈的一幕,俱吓得振衣索索,不敢进言。惟有宦官王承恩走来说:"皇后已经将太子和定王、永王坦然送至周国丈家,请皇上不消担心。"

崇祯听说三位皇子已经坦然送出,略微坦然,遂问:"皇后呢?"

"皇后请皇上入内一叙。"

崇祯点点头,倒拖了剑,趔趄着来至后宫,看到多妃子都聚在皇后宫中,哭成一团。惟有周皇后端坐在凤榻之上,盛妆华服,默然无语,看到皇上走进来,也并不站首,只点头致意。

崇祯看去,恍惚又见到皇后以前大婚时的模样。败国之际,皇后竟然凤冠霞帔,若无其事,这反而叫他晓畅了这位结缡十八载的皇后实在的心意。皇后的盛妆待命,与他手刃张殷是相通的,都外示了一栽必物化的信念。这才是一代国母,这才是皇后风范。然而,皇后一介女流,忠贞节烈,以物化殉国,自当流芳千古;而本身,却是物化了也难辞其咎,无颜见列祖列宗,必将以一代昏君之名臭名远扬。本身,是异国资格与皇后一首赴物化的。

"皇后,都安排好了吗?"崇祯好像在这一转瞬年迈了很多。

皇后并异国正面回答他的话,却眼看着范畴的妃嫔公主,黯然问:"她们怎么办?"

崇祯一愣,骤然想到方才张殷所说的,"太祖灭南唐,那后主李煜连妃子都献给了赵匡胤",不禁心烦意『乱』,挥一挥手说:"都赶紧散了吧。"

"皇上!"妃嫔们一齐跪倒下来,哭求:"皇上,千万不要抛下吾们啊。生是皇家人,物化是皇家鬼,你叫吾们各自离散,吾们能去那里呢?"

"不走,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崇祯亲手扶首最亲喜欢的大女儿长平公主,凝视着女儿的花容月貌,良久,叹息道,"好孩子,你惟一的舛讹,就是不答生在帝王家。"一言既罢,扬首剑来,顺手一挥。皇后仿佛晓畅了皇上要做什么,浑身一震,嘴角骤然涌出一缕鲜血,她自知『药』『性』发作,闭上眼睛,双手抚住胸口,期待那大限来临。

长平公主方喊得一句"父皇",忽见崇祯面『色』大变,竟然举剑向本身砍过来,吓得尖声大叫,本能地举首胳膊去挡,只觉一阵撕心裂腑的疼痛传来,左臂答声落地。长平又惊又痛,大叫一声,昏物化以前。小公主昭仁尚在小年,十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也惊得大哭大叫首来,挣扎着要找皇后抱。皇后现在光辛酸,心痛如绞,却已经连抬一动手臂也不能够,只是悲怜地看着哀哭求抱的昭仁,眼角流下泪来。

多嫔妃都被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吓呆了,嘶声尖叫,『乱』冲『乱』撞,有夺门而逃的,有跪地求饶的,有吓得瘫软以前的,有哭着喊着情愿一物化挽绳子自缢的,也有冲上前抱住皇上呼喊别人快跑的,崇祯一致不为所动,他早已杀红了眼,因抬头见田贵妃自缢的绳子断了,声咽泪涌,不及就物化,便冲以前向后脑补上一剑,接着冲向妃子中『乱』劈『乱』砍,状若疯狂,骤然听得小女儿昭仁大哭,猛地回过身来,挥手一剑,又将昭仁砍物化。

暂时间内宫血流漂杵,腥气站天,演出了大明历史上最残酷最悲壮的一出天伦惨剧。那一栽专门人能够想象的仇愤惨烈凝作一股凝结不散的戾气,化为阴风『迷』雾,一涌而出,直冲霄汉,连这晚的玉轮都被遮映得黑淡阴森首来。

公元1644年,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栽说法——对于大明皇帝朱由检来说,是崇祯十七年;对于盛京建国的清朝廷来说,是顺治元年;而在大顺国王李自成的字典上,年号则为永昌。

这一年的三月十九日早晨,太监曹化淳大开彰义门,献城制服。闯王李自成骑在高头大马上,头戴簪缨,腰挎宝刀,在大顺军将帅的簇拥下气势汹汹地进入京城,一块儿经由过程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直『逼』内城。沿路平民仆地叩首,在门前竖立香案,口呼"大王",自称"顺民"。

李自成手挽缰绳,勒马承天门下,心中首无限感慨。承天门,这就是象征着中国最高权威的紫禁城承天门,是王孙士医生们抬看崇敬的地方,是平民平民做梦也不敢走进的地方。今天,大顺王李自成,一介草莽率着百万民兵大踏步地走进了爱崇无比的皇城承天门,从此将使天地变『色』,江山易主。

"那就是皇宫了吗?"李自成用马鞭指着"承天门"的牌匾下令:"拿弓箭来!让吾把"天"『射』下来!"

宝弓金箭,万多抬现在,李自成曲弓在弦,瞄准匾额。身经百战的他在这一刻骤然觉得心惊,竟然暂时分辨不出是甜美更多照样忧郁闷更多,难道他也会心虚怯夫吗?他骤然懊丧了刚才下令索要弓箭的决定,当前箭在弦上,发是不发?多现在睽睽,伪如本身一旦『射』偏,天下攸攸之口,何以修整?他现在前是皇上了,再也不是啸傲山林的草莽铁汉,不是聚多骑猎比箭赌酒的梁山铁汉,甚至不光是西安建元据地称国的大顺王,他现在前走进的是皇宫内城,他曲弓要『射』的是承天门匾,倘或失手,他输的可不光是一碗酒,不光是牛金星宋献策那班兄弟善心的取乐,不光是自主为王自说自话的暂时妄言,当前他的一举一动,都将为天下瞩现在,将为平民传诵,甚至将载入史册,永垂千古。他怎么能够失手?

想要确保万一,百发百中,惟一的万全之计就是不『射』。李自成,这个骑在马上得天下的一代枭雄遇到了他走进皇城的第一个难题,顿而瞬时悟彻了道家的至高学问:无为而治。

"大王,您在看什么?"牛金星看到李自成手拿弓箭眼看城门久久不语,相等不解,『射』一支箭而已,用得着瞄准这么久吗?

宋献策却是早在刚才李自成下令要弓箭的一刹,已经在心中黑叫不妙了。李自成一意孤行,任『性』妄为,以前还广纳贤见,对李岩、宋献策这些谋臣倚若长城,这才使得农民军有惊无险,崎岖波折地一日日强盛。然而自西安称王后,他自命天子,脾气镇日比镇日躁急,心『性』镇日比镇日多疑,也越来越听不进别人的话,同这些兄弟的有关也徐徐陌生首来。从此宋献策只得明哲保身,张口结舌,只要大王不问,便尽量少措辞。然而现在前,看到李自成面有难『色』,徘徊未定,宋献策晓畅该是本身设辞相助,给他一个台阶下的时候了,遂驱马上前,伪意不准说:"大王,此为明朝廷颁诏天下之地,『射』之不吉;吾们照样快进城吧,不要节外生枝。"

"那就更答该『射』下它!"牛金星挑唆着,"宋军师既然说这是明朝廷号令天下之地,吾们大败明军,更答该把它一箭『射』下来,当作战利品保存首来,异日传给子女儿孙看,也好叫他们晓畅大王的威风。"

牛金星的声音很大,后边的战士都听得一目了然,都觉如愿正当。这都是些莽撞好事的农民子弟,又刚刚打了大胜仗,有机会进入皇城,兴头儿上那里有什么顾忌,又哪有不好事的,遂都振臂首哄地吆喝着:"说得好呀!大王,『射』天!『射』天!『射』天!"

箭在弦上,箭在弦上啊。李自成深吸一口气,将弓拉得满满的,终于,振臂发力,一箭『射』出,直飞匾额。然而,那弓实在拉得太满,也拉得太久了,劲力早已松驰,尽管瞒得准准的,『射』得正正的,可是飞到匾额时,气力已尽,而那金匾的质地又是如此坚实,不宜『射』穿。于是,那支箭『射』到匾额之后,竟像是一只断翼的鹞子般,骤然一折为二,摇摇曳晃地坠落下来。

承天门前,骤然一片幽静,人头攒簇,马蹄杂踏,却偏偏静得分歧情理,静得能够听清人的心跳。那支箭,不知不觉地不折自断,坠落下来,这意味着什么呢?难道所向披糜无去不幸的大顺军将要在皇城里不战而败,一败涂地了吗?难道,『射』天匾真的不吉,而皇城真的不是农民军的立身之地吗?

强弩之末。

宋献策猛地掠过这个念头,心中一寒,急中生智,扬臂大声说:"金箭中的,明朝必亡!"

牛金星早已慌神,听到这话也终于晓畅过来,跟着大声说:"是啊,大王的金箭『射』中承天门匾而落地,这就是大明必亡的征兆啊。"

这些士兵大都是追随李自成首义的亲兵,农家子弟,并无本身的见解,听得宋军师和牛丞相云云说,也都吠影吠声,大声喊:"金箭中的,明朝必亡!金箭中的,明朝必亡!"

李自成却心下栗栗,颇觉担心,不愿再延宕生事,遂端正颜『色』,驱马入城。牛金星率部留守在午门口,宋献策与刘宗敏左右护持,带着百余亲兵追随大王进入内宫。

此时皇廷宫门次第大开,奉天殿高踞在两丈高的三层汉白玉台基上,重檐庑顶,铜鼎环绕,东南有日晷,西南有嘉量,龟鹤成列,金碧绚丽。那些未及逃跑又或是无处可去索『性』留在宫入耳其当然的太监和宫女们都跪在殿前恭迎顺军,口呼"饶命",磕头不止。刘宗敏看见那些太监宫女泪涕纵横,脂粉残『乱』,宫女还好说,太监们也都是施朱描黛,涕泪胭脂糊成一团,怪不走言,不禁咧嘴而乐,狐伪虎威,大声喝命,派遣亲兵入宫搜拿崇祯帝,一面追随李自成走进正殿。

阳光透过门扇,宛如万道金线盘旋于奥秘阔大的殿庭中,八角浑金蟠龙衔吊珠的藻井下面,七扇金漆雕龙屏风前,便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宝座了。龙椅,这便是龙椅,是历代皇帝即位大典的地方,是君主御殿视朝批准群臣叩拜的地方,是国家举走盛大宴会誓师命将的地方,也是天子祭天祈雨、金殿面试、册封皇后的地方。

群臣于此朝贺,将帅于此奉命,举子于此殿试,嫔妃于此封后,而李自成,将会在这边得到什么?

李自成注现在着金銮宝座,扪心自问:要不要?要不要这时候就走上去,坐上去?坐不坐得住?坐不坐得稳?是今天就坐,现在前就坐,照样另择黄道吉日?期待得太久了,愿看得太久了,这便坐上去吧,今日不坐,明日谁知还坐不坐得上?人生一世,能够登上金台龙椅,坐上镇日也是好的,以生命为代价也是好的。总要坐一回吧,物化也要坐一回。

他牵首衣角,大踏步地走向宝座,由于舒徐,脚下竟然有些踉跄。而就在这时,一个亲兵来报:"大王,搜遍宫殿,也找不到狗皇帝。倒是后宫殿堂里找到很多女子,有物化的,有活的,有半物化不活的,据说,还有一位是公主。"

"是公主吗?"李自成大感趣味,"走,看看去。"

他来到了后殿。这是怎么样的一幕地狱变的惨状呀。这金碧绚丽的秀气宫殿中,尸体横陈,血气冲天,凤榻上含冤而逝的是大明的国母周皇后吗?倒在皇后脚下饮泣求告的,是伺候的宫女吧?房梁上白绫系颈的,又是哪位嫔妃?那躺在血泊中被一剑贯胸刺物化的小小女孩,看首来只有几岁大,是什么人忍心将她戕害?还有那断了一只胳膊倒在血泊中生物化不明的,打扮与多分歧,莫非就是崇祯帝的长公主?

李自成走上前,亲自扶首公主,问左右的人:"这位就是长公主吗?为什么会伤成云云?"

"是。"跪在一面的宫女颤抖着回答,"这是长平公主,是皇上把她的胳膊砍断的。"

"是崇祯?"李自成一愣,骤然晓畅过来,崇祯这是不情愿将嫔妃或女儿留给本身呀,他把本身看成强盗流寇,洪水猛兽,认为本身进城后必定会『奸』『淫』掳掠,辱及妻女,以是才情愿自残骨肉也要保全她们的清洁。本身既然天佑神护,走进皇城,取明帝而代之,那就是真命天子了。天子,乃是至德至圣之人,崇祯越是要疑心本身,本身就越是要做出一个正人答有的德走来,昭告天下:本身,是真实的正人,是天命所归,人中之龙。

"送公主回她本身的宫殿吧。"李自成环顾范畴,"你们是伺候公主的宫女吗?快将公主扶回宫殿,请医生来好好医治她吧。坦然吧,你们都是平民家的女儿,吾们是大顺天兵,不会刁难无辜平民的。"抱成一团饮泣的宫女们听到这句话,无异于大赦令清淡,顿时安下心来,口称"万岁",磕下头去。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宫女,伺候皇族惯了的,既然留在宫里,便已存了束手待毙之心,欲与大明宫殿共存亡,此时忽听李自成亲口保证她们坦然,那是万般死心中得到一线生机,顿时将他视为天皇陛下,天然而然,脱口而出:"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照样李自成第一次听到有人称他为"皇上",恭祝他"万岁"。固然这只是一些下贱的宫女,可是她们是大明皇朝里真实的宫女啊,她们心现在中的皇上是真实的皇上,她们口中的万岁是真实的万岁。这句顺祝顺祷由她们说出,是比大顺国的千军万马一齐呼喊出来更有意义的,由于那些战士只是随他首义的本身人,这些宫女却是大明宫里的皇室仆婢。而且在此之前,大顺国的平民,大顺军的战士,甚至牛金星、宋献策这些亲信大臣,都只知称他"大王",只有这些宫女,第一次真心实意恭敬遵命地称他为"皇上",祝愿他"万岁",她们的这些话以去都是向着崇祯皇帝说的,现在前,她们跪在他的脚下,对他走皇宫的大礼,这就代外着:他真实地取代了崇祯,成为她们心现在中的天子。她们,是第一批真实将李自成送上皇帝宝座的人,是最早将李自成当作一位皇帝来叩拜的人。因此这一刻对于李自成来说,几乎具有登极称帝般的不凡意义。

他怀着极为复杂的近乎感恩的情感看着宫女们艰难地搀扶长平公主,却几次都扶不首来,倒把长公主折腾醒了,"嗯"地一声,双眸微启,略略回看,又重新闭上,不知是痛是悲,长长叹息一声。那幽细的一声叹息钻进李自成耳中,不知为何,他只觉心头一炎,骤然俯下身去,双臂一用力,将公主打横抱首,平易地命令宫女:"带路吧。"

宫女骤然又重新饮泣首来,再次叩下头去,口呼:"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自成晓畅,这一次的谢恩又与刚才分歧,刚才她们是感谢龙恩浩『荡』饶了她们的命,这次却是感佩于一代德君的亲昵仁慈。怀抱着长平长公主,让他心中有栽异样的感觉,仿佛本身抱着的是整个推翻了的大明王朝,抱着崇祯转交给本身的传国御玺,抱着一个全天下最昂贵又最可怜的至宝。当他把这至宝安放到锦榻上时,他几乎有些不舍得屏舍,好像想多抱她斯须,就云云不息抱着她,共同坐上金銮宝座。

"大王。"亲兵高昂地跑进来禀报,"通知大王。"

李自成一惊,回过身来,好像颇不快这战士的没规矩,这边是皇宫啊,是长公主的寝宫,怎么批准一个农民兵肆意进出,大呼小叫,岂非亵渎金枝玉叶?

"答该说通知皇上。"宋献策察言不悦目『色』,早已猜透了大王的心意,及时下命,"以后,要称皇上。"

那亲兵暂时脑筋转不过来,糊里糊涂地批准着:"是,通知皇上,狗皇上找到了。"

"胡说。"宋献策哭乐不得,伪意踢那亲兵一脚,申斥道:"皇上在此。那崇祯已是废帝,快说,废帝现在前那里?"

那亲兵更添糊涂,却也晓畅"狗皇上"这个词再说不妥,只得含含糊糊地禀报:"找到了,就在后头万寿山下,已经吊物化了。"

"物化了?"李自成不禁唏嘘,进京以来,不知想象了多少栽亲现在击到大明皇帝的情景,想过要羞辱他来自鸣得意,也想过要礼遇他来表现大度,而惟一异国想到的,就是竟会面对他的物化亡。他刚刚才抱过他的女儿,把她亲手抱到凤床上;他还想过要坐在龙椅上,蔼然可亲地接见崇祯,让他也恭恭敬敬地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他想能够饶崇祯不物化,把他养在宫里,做个下棋聊天的老友,学投资闲时发发上朝理政的牢『骚』,品评一下他留在宫中的那些宫娥,不快的时候就打他一顿来出气……他还异国想晓畅到底要拿崇祯怎么样,他居然主动物化了。崇祯物化了,这是真的吗?

万寿山上,万寿亭前,一株比人身高不了多少的海棠树下,横躺着大明皇帝崇祯的尸体,散发赤足,以布蒙面,只穿着白绫黑龙短袄,衣襟上血书两走大字:"朕物化,无面现在见祖先于地下,不敢终于正寝。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破碎朕尸,勿伤平民一人。"

看着崇祯的尸体,李自成才真实地置信,他是物化了。

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是真的物化了。他的尝遍珍馐美味的舌头难看地吐在金口玉牙之外,他的裹尽绫罗绸缎的龙体当前顾此失彼,他的掌握天下人命运的玉手无奈地扎撒着,他的踏在四海疆土上的国足赤『裸』着摆『荡』在冷风里,他物化不瞑现在,却无语问天,只好以一方白布遮住龙颜。他的物化,宣告了历时二百七十年的大明的死灭,肯定了农民首义师大顺的胜利;他脸上的白布,就是败兵的降旗,也就是本身的添冕书;他物化了,以物化来外示末了的虚弱的抗议,来拒绝面对亡国之辱,来躲避对新君俯首称臣。这是宁物化不降,崇祯这个亡国之君,到底用物化亡来保留了他末了一丝尊厉,也还终不失为一国之君啊。

一声沙哑难听的怪叫传来,李自成抬头抬看,看到一只乌鸦盘旋在头顶,仿佛在觊觎着崇祯的尸体。接着,又一声鸦鸣来自天际,是另一只乌鸦在呼答。越来越多的乌鸦从紫竹院的倾向飞过来,越飞越近,越聚越多,仿佛全天下的乌鸦都赶来了,几乎弥盖了整个天空。它们,是闻到了物化亡的血腥味,来分食崇祯尸体的吗?照样来为他做末了的送葬?

崇祯,这个大明的末代皇帝,难道就要云云成为乌鸦的晚餐,物化无葬身之地?

乌鸦,竟会是大明的帝王陵?

李自成首义以来的最高现在的,就是直捣黄龙,取崇祯而代之。骑马入城之际,他原本徘徊满志,自鸣得意,然而在城门口折箭,将他的一团起劲『逼』住,无法张扬;而后宫里物化伤多数的惨状,更使他怵现在惊心;现在前,眼看着毕生大敌就躺在本身的脚下,披头散发,衣不蔽体,物化得毫无相符适,他非但不觉得起劲,反而生首无限悲悯之情,不情愿他的尸身再受羞辱糟蹋。

乌鸦的翅膀遮天蔽日,万寿山被笼罩在一片阴黑之下,李自成环视范畴,凝神良久,长叹一声:"他到底是个皇上,不及让他就云云曝尸荒野,葬于鸦腹,宋军师,传吾的令,将他厚葬吧。"

刘宗敏不以为然地说:"厚葬他?鞭尸示多还差不多。这个狗皇帝让吾们受了多少辈穷,多少年苦,云云就物化已经太益处他了,还把他厚葬?不如就扔在这边,让乌鸦撕碎嚼烂得了。"

"不走。"措辞的又是宋献策,"皇上登基之初,最主要的就是安慰民多,收服人心。这崇祯在前襟上写着"任贼破碎朕尸,勿伤平民一人",如果吾们真的将他裂尸糟蹋,岂不是自认为贼了吗?何况他虽是一介昏君,然而临物化也还会顾念平民,正可谓"人之将物化,其言也善"。他越是认定吾们会破碎尸身,吾们就越要反其道而走,将他厚葬,这就表明皇上才是真实的天子仁君啊。"

李自成点一点头,只觉宋献策的这句话深相符心意,遂振作精神,一字一句:"传令下去,警示三军:军兵入城,有敢伤一人者,斩;并张榜安民,告示:"行家临城,秋毫无犯,敢掠民财者,即磔之";再将崇祯的尸体与周皇后一首移出宫禁,妥善停放于东华门外,听凭祭拜,不要阻截。"

说到这边,他的眼神中骤然掠过一丝松软,声音矮沉下来,"还有,别忘了派遣医生,好好替长公主诊治,吾明天再去看她。"

吴三桂的军队在山海关已经驻守整整五年了。自从崇祯十二年,蓟辽总督洪承畴将他升迁为辽东团练总兵官,他就不息率领四万兵卒驻守宁远,力抗清军。松锦一役后,山海关附近的中后所、前屯卫、中前所尽皆陷落,松山、塔山、杏山毁如平地,连洪承畴都兵败被擒,唯有吴三桂军队驻守的宁远虽离锦州近来,却力抗五年而屡攻不破。每一战都打得那样艰难,每一次都胜得那么不易,然而,他们不息坚持住了,坚守宁远,誓不降清。

这些年里,清朝廷往往派兵前来,致书招降,这些信中不光有清朝官员的招降书,还有吴三桂的旧同僚姜新以及曾与吴三桂父亲吴襄共事的陈邦选的亲笔信,都劝他因时制宜,叛明投清,"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总爷少年悬印,智慧天然超群,宜勿持两可,拜下风速,则功赏出多,而宁城生灵顶恩于世世矣。岂有松、锦、杏、塔四城不存,而宁远尚得宁靖,仍图悠久者!"

恩师洪承畴降了,舅父祖大寿降了,兄长吴三凤降了,外弟祖可法降了……同僚、属下、亲友大都降了清军,山海关外明朝据点尽失,宁远已成孤城,腹背受敌,何以保存?

吴三桂固然誓物化忠于朝廷,可是他的内心,也不及异国恐惧游移。孤城,孤城,如果宁远是一座孤城,本身的军队岂不走了孤军,而宁远平民岂不走了孤儿?军中缺饷已达十四月之久,虽屡向朝廷求援而迟迟不得接济。终于盼来一旨皇命,却是封他为平西伯、命他火速率军入京驰援。

御旨一旦传出,宁远平民奔走相告,荟萃在帅营前磕头求告,哭声震天,愿与部队同走同去。老平民勇敢呀,这些年来,他们与宁远驻军团结齐心,共抵清军,伪如吴三桂率部舍城,清军岂肯不报复屠城?当时,宁远便不再是一座孤城,而将成为一座物化城了。

老平民的忧郁闷同样也是吴三桂的忧郁闷,他誓物化抗敌是为了保全平民的安危,当前临危舍城,伪如就此陷宁远平民于水火之间,岂不走了宁远的犯人?宁远连年抗敌,溃乏已久,原本还期看京师声援呢,没想到枉盼了这么久,京城里不光异国援兵补给,反而还要命他舍城驰援,率军进京。那不是置宁远平民于物化地吗?

不得已,吴三桂只得下令将五十万兵民尽徙入关,安『插』于关内昌黎、滦州、乐亭、开平各地,本身则率领精兵晓走夜宿,一块儿赶去京都。

刚到丰润,却接到了探子来报,说李自成的大顺军已经进入皇城。崇祯帝缢物化于万寿山下。大明朝,亡了!

吴三桂这支孤军,骤然之间就变成了断线的纸鸢,不知该飞向那里。

进京勤王?现在改朝换代,崇祯缢物化,本身已是无主之臣,兵出无名。何况大顺军兵正在春风得意之际,又在京城以逸待劳,养精蓄锐久矣,本身的军队却日夜兼程,兵疲马弱,有什么力量与贼军对敌呢?

吴三桂缟衣素帽,冲着京城的倾向哀哭拜祭,复上得马来,拔营起程,再次带兵返回山海关,静不悦目其变。

转折真的是一日三新,相通整个时代的故事都在一两天内发生了,起码,是整个时代的序曲。探子每天都有新的新闻报上来,而大顺军与清朝廷也都各有信来,巧言利诱,让吴三桂真是刁难。摆在他面前有三条路能够走:

第一条路最难走却是最天经地义的,就是不息效忠于朝廷,抗清复明。崇祯皇帝固然物化了,然而太子仍在,本身要不要遣使进京,偷偷有关太子,不息勤王大计,麾军北上?

但是这条路还没最先想好怎么走,新的新闻传说,太子已经落入闯军之手;而南方的军队也难于有关,伪如南军主动首兵,本身必当配相符讨李,可是他们毫无所动,本身这只孤军又有什么力量兴师伐贼呢?

第二条路最容易走却最违反素志,就是像本身的先生洪承畴、舅父祖大寿那样,也降了清军。清朝廷里已经有不少明朝降将,旧识多数,彼此照答,日子答该不会太痛心吧?助清伐李,起码能够替明朝廷出一口气,为崇祯帝报仇雪耻。可是,伪如如此,本身岂不走了引狼入室、销售汉人江山的叛贼?那本身这五年来的浴血奋战,力抗不降,却又所为何来?

剩下的,就只有第三条路可走了,就是批准李自成的招降封赏,进京称臣。那样,起码能够保得兵民坦然。不是有句老话叫做"成者王侯败者寇"吗?李自成虽是匪军,可他现在前已经进驻京城,坐殿皇宫,也就是真命天子了。派来招降的唐通不就是前明降将吗,唐通能够降,他吴三桂为何不走降?而且,本身的父亲吴襄、喜欢妾陈圆圆现在前也都留在京中李自成的属下,只有本身降了大顺,才能够与父亲妻儿重逢,一家团圆啊。左右都是降,制服汉人总比制服满人好吧?

一念及此,吴三桂再无游移,遂将山海关交与唐通暂管,本身带着李自成的亲笔信率领五万亲兵进京朝见。然而抵步玉田之际,却再次收到清朝廷辅政王多尔衮的密信,向他陈明利害,许以前程,并说李闯自入京以后,拷打京中殷商,『逼』供索银,以致很多本已制服了李自成的明官都懊丧莫及,又改降大清,劝吴三桂"率多来归,必封以故土,晋为藩王,一则国仇得报,二则身家可保,世世子孙,长享永贵,如河山之永也"。

吴三桂捏着两封信,再度徘徊首来。如果说前些日子还只是进退维谷,那么当前就更是左右刁难。他只得一面放慢走军脚步,一面派探子再去京城探密。

月明星稀,子夜人静,只有马厩的倾向有时传来一两声军马打响鼻的声音。然而隐约的杀机埋藏在深沉的夜幕中,无处不在。吴三桂感到阵阵寒意,却不情愿回身去帐中添衣,他看着北斗七星的倾向,黑黑祈祷,但愿多尔衮信中所写的统统都是提拨中伤之言,但愿李自成会践守诺言喜欢民如子。他真的期看本身投诚大顺的选择异国做错,由于,他急着回到京城,回到家中,与他最亲喜欢最期看的人早日相见。

在这军机危险、八方受敌的时候,他的心底却首终缠绵着一个声音,固然轻小,却韧如细丝,无时或止,反一再复,那是一个名字:圆圆,陈圆圆。如果圆圆在这边,肯定会体谅地主动为他送来寒衣,并且亲手为他披上的。她会松软地谛听他心中的懊丧,软语娇音地劝慰他,或者还会为他清歌一曲。

想到喜欢妾陈圆圆的神仙之姿,天籁之声,吴三桂的心中掠过一缕软情,万分忧郁闷。京中兵荒马『乱』,虎狼杂沓,圆圆留在那是非之地,也不晓畅现在前怎么样了?当初是担心本身戎马生涯,带她在身边担心然,才将她留在京中身为督理御营的父亲大人吴襄尊府的;可是现在前看来,京中比军营更担心然。早知如此,就该早早把她接到宁远,让她时刻追随在本身身边,纵然有变,也不真心分两地,鞭长莫及呀。

仿佛有风吹过,月『色』骤然阴郁下来。吴三桂抬首头,惊讶地看到大片的乌鸦遮天席地地去京城的倾向涌去,诡异极了。那么多的乌鸦就像风相通刮过,像洪水般涌进,却异国一丝声响。这些乌鸦是赶去为崇祯帝送葬的吗?这不清淡的天然形象到底预示着什么呢?本身,要跟着那些乌鸦飞去的倾向先进吗?

吴三桂进退维艰,他晓畅,本身在有时中竟成为了历史的棋子,不论他的这步棋在那里落定,都会扭转整个棋局,引首震耳欲聋的大变革。但是,他原形该怎么做呢?怎么做,才是无愧天地而又不负己心的?天降大任于斯人,而斯人,当何去何从?

鸦群徐徐去尽,月光重新播洒下来,雪白无伦,清澈如水,这原本是一个月圆之夜。远远地,有马蹄踏碎月华的声音隐约传来,如急弦繁管,由远及近,莫非是探子?

吴三桂警觉地站定了遥看,心中骤然泛首不祥之感。那些突如其来的乌鸦太诡异了,在隐瞒月光的同时,也映黑了他的情感。军营中有小小的『骚』动声,是巡逻的士兵在喝问来人。吴三桂静静等候着,纷歧刻,果然有士兵来报:"是京城的探子回来了。"

"立刻带来见吾。"

点灯升帐,将士罗列,吴三桂态度庄严,约束住心中的担心,听探子汇报京中情形:"天津、涿州等近畿官兵尽已制服大顺军,仕宦三千余多在成国公朱纯臣、大学士陈演的率领下,向李自成入贺称臣,具外劝进。其中有三百多人被李自成授以京职,四百多人派去外省任职。现在前,李闯政权在京中已经基本健全,并向直隶、山东、河南等派任地方官,势力与日俱大。"

"这么说,复国已是无看了。"吴三桂长叹一声,看来,第一条路是彻底走不通了。也罢,明晨首便拔军首营,心无旁鹜地向京师走进吧。他定肯定神,问道:"满人的信上说,李自成在京城追『逼』银两,致使很多官员降而复反,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探子禀报:"李闯入京以后,以追赃助饷为名拷打京中富户,逮捕皇亲国戚、文武官员八百余人,由刘宗敏刑讯『逼』供,限令大学士者交赃银十万两,部院官及银衣帅者七万两,科道官五万两,翰林万两,属下以下千两。连周皇后的父亲嘉定伯周奎也被拷问抄家,抄出白银五十二万两,金银细软数十万两。"

吴三桂摇头叹道:"记得上次皇上要大臣们捐资助饷,期看嘉定伯带个头,只不过要他认捐二万两,他且要哭穷,只捐了一万。这还不止,听说周皇后批准声援五千两,其余的让他补足,他面上批准,暗地里却将周皇后的钱也贪了,只拿出三千两。现在前被人抄家,倒有百万银两奉献。皇亲国戚尚且如此,明室难怪要亡了。"又问,"有吾父亲的新闻异国?"

探子不敢隐瞒,跪在地上叩头禀报:"吴大人也被刘宗敏抓走了,刑『逼』索银二十万两,还要大人交出……交出陈夫人。"

"圆圆?"吴三桂大惊弹首,自从亡国凶信传来,父亲吴襄与喜欢妾陈圆圆的着落便成了吴三桂心头的两件大事,这些日子他已经不知盘算忧郁闷了多少次,当前,最担心的事情到底照样发生了!他催促着探子,"他们现在前怎么样?你说详细点,刘宗敏如何对待吾父亲和圆圆的?"

"这个……小的不晓畅,不敢胡『乱』禀报。"探子支搪塞吾,欲言又止。

吴三桂大急,顾不得威仪,上前一步抓首探子前襟『逼』问:"什么叫不晓畅?为什么不打听晓畅再来?"

探子骤然发首抖来,闭了眼哀哭道:"回大帅,小的离京之时,听闻督理大人被顺军重刑夹打,已经命在危殆,陈夫人也已被刘宗敏掳走。当前小的离京已久,只怕年迈人他,他或者已经……"

"什么?"吴三桂一震,连连退却几步,颓然摔倒座上。一代朱颜落入了反贼刘宗敏之手,还会有什么好效果?难道还期看谁人强盗会怜香惜玉么?本身枉为铁汉,统率三军,却连老父喜欢妾亦不及保全,有何面现在立足于天下?已然国破,复又家亡,这真是『逼』上梁山,不得不反!

啪!吴三桂手中的杯子骤然爆裂开来,碎屑与茶沫四溅飞开,带着点点血腥。那是他的手为杯缘所伤溅出的鲜血,都说是十指连心,然而手上的疼痛又如何能与真实的心痛相比呢?一想到被百般『逼』拷的父亲,想到被羞辱纠缠的圆圆,吴三桂的心就感到不欲为人般的疼痛。当今之计,除却拼物化一战,又能何为?然而战斗,就意味着物化亡。以孤军提战闯王,无异于螳臂当车,那里有半分胜算?

然而天下之仇,仇之大者,莫大于杀父之仇;阳世之恨,恨之深者,莫深于夺妻之恨。现在李自成刘宗敏一流,杀其父,夺其妻,这深仇大恨,令人切齿。不报此仇,何以为人?

吴三桂现在眦欲裂,失踪臂手上刺痛钻心,拔出剑来猛地一剑劈断桌几,指天誓志:"李闯反贼,吾若不及手刃仇敌,誓不为人!"

偏居盛京的清朝廷宫殿群的规模比首北京紫禁城来真是微不敷道,然而那栽蒸蒸日上愤怒蓬勃的景象却是国泰民安,喜气盈门。

永福宫里,高烧红烛,酒香四溢,皇太后大玉儿亲自为辅政王多尔衮把酒助兴,喜滋滋地问:"这是真的吗?吾听说吴三桂的军队已经到了玉田,怎么骤然又叛归山海关,主动投书求好,请求与吾们相符力伐闯呢?"

"是真的。"多尔衮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自鸣得意地将好新闻与心上人一首分享:"农民军夺了政权后,由于『逼』讨银两失了民心,降而复反的官员不在小批。吴三桂由于老父被闯军拷打,喜欢妾陈圆圆也被擒了去,一怒之下,杀物化唐通,重取山海关,与李自成正式不和。山海关不息是吾们啃不下的一块硬骨头,当前吴三桂肯帮吾们顺手入关,紫禁城注定是吾满洲铁骑的囊中之物了。挥师入京,指日可待。玉儿,到当时,你吾称王称后,坐拥天下,吾会把所有的荣光都献给你。"

"称王称后,坐拥天下。"这是他们多年来的共同心愿,最湮没的志向,很远大的誓言。当前,这统统终于成为现实,并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般地不息绚丽,从盛京开到北京,从关外燃至中原。大玉儿的内心,不及不有几分激动,可是外貌上却淡然自在,作壁上观,只将些风月闲聊来下酒,乐『吟』『吟』地道:"那吴三桂倒是一个情栽。"

多尔衮也感慨:"吾与吴三桂作战多年,深知他的勇敢坚决。李自成的农民军竟能比吾们旗军早一步抵达京城,也多是由于这个吴三桂掣肘。这些年吾不知派了多少人去招降,首终不及将他波动,没想到当前竟会为了一个女子向吾投诚。伪如吾们胜利入关,直取中原,那女子倒是立了一大功呢。"

大玉儿好奇:"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陈圆圆,据说是什么"秦淮八艳"之一。"多尔衮骤然想首一事,乐向庄妃说,"跟你说个乐话。听说刘宗敏抢了陈圆圆后,向李自成献宝,说这个陈圆圆『色』艺双绝,能歌擅舞。李自成听了,说:那你就给本王唱一曲吧。陈圆圆就抱着琵琶涟漪婉转地唱了一支昆曲。可怜那陈圆圆枉称为"『色』甲天下之『色』,声甲天下之声",可李自成只是个陕北马夫的儿子,听惯了粗喉大嗓的秦腔,那里懂得赏识什么吴侬软语,江南歌舞?皱着眉听完了,说:什么名『妓』,长得也还罢了,唱歌却恁的难听。竟铺开嗓子,本身高声大气唱首梆子腔来,唱完了还问陈圆圆:吾唱得比你如何?那陈圆圆无奈,只得说:此曲只答天上有,不是奴辈南蛮所能相比的。"

大玉儿听得乐首来,说:"实在兴味,比得上一部书了。问题前就叫:陈圆圆对牛弹琴,李自成焚琴煮鹤。"

多尔衮看着大玉儿的乐靥如花,情动于衷,放下酒杯,握着大玉儿的手说:"凭她陈圆圆怎么样的国『色』天香,吾置信,绝比不上玉儿你的才情盖世。"大玉儿心花怒发,却故作嗔怒说:"你这算是夸吾?竟拿吾和一个『妓』女相比!"多尔衮以酒盖脸,乐道:"是吾错了,罚酒,罚酒!"

大玉儿挽首袖子,亲自替多尔衮连斟了三杯,乐乐,骤然谈首正事来:"你已经将肃亲王豪格幽禁十几天了,到底打算怎么办呢?"多尔衮冷乐道:"他当初竟想与吾争取王位,这个仇早晚要报,现在前,就是报仇的最好时机。君要臣物化,臣不得不物化。吾就是要他的命,也是易如反掌。"大玉儿心中一凛,微觉担心。君?臣?本身的儿子福临才是真实的皇上呀,多尔衮不过是辅政王而已,可是他的口气走止,显明已经自视为真命天子。不过,福临今年才七岁,离亲政的日子还早着呢,若想保他最后登上皇位,君临天下,也只有抬仗多尔衮这个辅政王了。

多尔衮见她蹙眉不语,清新地问:"你在想什么?"大玉儿一惊,自悔失神,忙乐道:"豪格到底是先皇长子,杀了他,相通不是很正当。吾觉得,只将他废为庶人也就算了。"

"听你的。"多尔衮不在意地说,"反正他这颗钉子,打今儿首是已经彻底拔失踪了,不物化也是废人一个。他的命,吾才不稀奇呢。"

大玉儿娇乐:"那么,你想要谁的命呢?"多尔衮乐道:"以前么,是大明皇帝朱由检的命;现在前嘛,天然就是谁人自主为王的农民皇上李自成的命了!总之,谁想跟吾争皇帝,吾就要谁的命!"

谁想争皇帝,就要谁的命?大玉儿又是一凛,黑黑惊心,却佯乐问:"那李自成现在前已经登基为帝了么?"

"这倒还异国。"多尔衮道,"吾也觉得清新,听说前明成国公朱纯臣等具外劝进,牛金星、宋献策等人也辛勤策划,以大位未正、事有中变为由劝议登基礼,可是李自成却不息不批准。难道他这么辛勤地打进北京城,『逼』物化朱由检,竟不是为了做皇上吗?或者他自知出身矮微,不是真命天子,不敢登上龙椅?要不,就干脆是替吾扫清窒碍,留着那龙椅等吾去坐吧。"说罢,哈哈大乐。

他每说一句话,大玉儿的心事就添重一分。多尔衮口口声声,都在说本身要怎么样入主中原,何曾将福临放在眼中?称王称后,坐拥天下。这曾经是本身与多尔衮的隐秘誓言。当时,她明为皇太极的妃子,实为多尔衮的恋人,两人里答外相符,齐心谋夺大清政权。终于,她以一碗参汤解决了皇太极的『性』命,使他无疾而崩,来不敷颁下遗诏便仓猝谢世,遂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位之战;又是她,以软情劝谏,让多尔衮最后批准拥他们的儿子福临为帝,而使多尔衮顺理成章地以辅政王身份实权在握。

但是,她专门晓畅,福临的帝位只是一个旗号,真实的皇上,是多尔衮。自从她做了至高无上的皇太后以来,她反而为本身的地位担心首来——母亲的身份是永远的,皇太后的身份却非定数。她能够不息是福临的母亲,但她能够不息做多尔衮的情『妇』吗?伪如多尔衮异日登基,另立皇后,到当时,本身的地位何存?她将不过是一位废帝母后,在皇宫中再也异国尊荣可言,甚至,连『性』命也在未知之数。能够得到今天的尊荣地位,她不知用了多少心机,经了多少风浪,难道这统统,竟不能够悠久在握吗?

大玉儿晓畅地晓畅,本身真实的砝码,不是多尔衮,而是福临!北京皇宫里的金銮宝座,只能是儿子福临的,它将不属于任何人,尤其是,多尔衮!

四月初七日,多尔衮统率大军,兴师中原,祭告太祖、太宗。二十二日,走进山海关,吴三桂开关迎降,剃发称臣,以白马祭天,乌牛祭地,歃血为盟,并肩伐李。李自成荟萃大顺军各首领议讨吴三桂,刘宗敏等人耽于享乐,了无斗志,李自成遂率军亲征,怒杀吴三桂之父吴襄及其家口三十八人。山海关大战爆发,三军玉石俱焚,物化伤多数,暴骨盈野,三年收之未尽。

二十九日,大顺军决计西走,李自成仓卒之间,于武英殿举走登基礼,命牛金星代走效天礼,天黑,放火焚烧诸宫殿,早晨离京,败走陕西。

多尔衮命吴三桂追击大顺军,自走率部进京,传令自五月初六日首为故明崇祯设位哭临三日,且晓谕平民,圈城分封,颁诏建制,修缉宫殿,入武英殿,升御座,鸣钟鼓奏乐,俨然开国明君矣。

五月十五日,南明诸臣在南京拥立监国福王朱由崧即皇帝位,年号弘光,史称南明,与满清、大顺成鼎立之势。

八月二十日,清朝廷自盛京正式迁都北京,顺治帝福临车驾首走,十月一日,亲诣南郊告祭天地,即皇帝位。

江山变『色』,已成定局,紫禁城于甲申年三易其主,而终落满清之手。总揽中原天下凡二百六十七年的大清王朝,正式最先了。

异国人承认,这栽栽的风云变幻,世事沧桑,不过是由于几个『妇』人的嘻乐怒骂,酸风醋雨罢了。

(本文编辑 大连蓝墅)

posted @ 20-02-04 04:04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邓州市拦婵理财新闻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